tel:170-6437-9666

如何应对政法机关网络舆情危机

  网络舆情是以某一特定事件为发酵体,网络上上各类意见的总和。而当某一类意见占据了主导地位或获得了大多数人的认同,便形成了网络舆论。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网络舆论监督在平民社会中日益彰显出巨大的力量,为公民积极参与民主政治,及时地揭露司法过程中的不公行为,促进司法公正带来便捷的新方式。同时,网络舆情危机也一定程度影响了司法应有的独立性。如何理性对待网络舆情,尤其是如何合理定位网络舆情与司法公正之间的关系,是当前不容回避的问题。


  一、差异与冲突

  1.网络舆论的开放性与司法活动的相对封闭性。

  网络的开放性要求处理舆情危机必须尽可能公开化、透明化。从近年来的实践看,网络舆情发生后,通过召开新闻发布会、听证会,公布监控录像等关键证据,最大限度地满足公众知情权和参与权,以公开透明取信于民,是化解舆情危机的有效途径。但司法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和封闭性,司法活动有其特殊的运作规律,需要与社会保持适度的隔离,排除各种公共权力、社会势力和传媒舆论不适当的指令、干扰和影响,才能更好地保障司法人员依法办案和公正司法。在处理舆情危机时,司法权运行过程中的这种相对封闭性,不利于及时平息网络舆情、化解危机。


  2. 网络舆论的突发性与司法活动的程序性。

  网络舆论的形成和发展具有很强的偶发性、突发性和爆炸性特征。在舆情事件萌发初期,及时有效地汇集、分析和发布信息,第一时间处理和决策,对化解危机至关重要。而在司法活动中,公正和程序却优先于效率。开展司法活动必须严格按照法律法规,有一套在外界看来相当繁琐的程序和一段比较冗长的周期,不仅难于在第一时间做出对案件的处理决定,也很难在较短的时间内查明并披露事实真相,导致司法机关在办理涉及舆情事件的案件时,往往面临两难境地:如果严格按照程序办案,不利于及时有效化解舆情;如果以牺牲程序为代价“快诉快审快判”,又可能欲速则不达,触发新的舆情危机,损害司法公信力。


  3.网络舆论的情绪性与司法活动的专业性。

  司法活动和网络舆论代表了评价社会问题的两种不同视角。网络舆论往往掺杂了一些非理性因素,常带有明显的倾向性,易于偏向社会地位上的弱者和受害者。而司法活动认定事实必须建立在证据规则上,坚守中立地位,遵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。因为司法代表着一种法治的理性,这就有可能导致司法机关判定的事实、做出的决定与网民的预期不符,使司法机关成为网络舆情评说的对象。


  来源:中国舆情在线

3373825301
150-2185-2001
微信服务号

服务热线

150-2185-2001

微信服务号

微信服务号